赌博团伙诈骗商界近16亿元

赌博团伙诈骗商界近16亿元


    2010年9月28日下午,由于顺达托运公司无法支付客户委托其收取的货款,导致数百人聚集到其公司门口讨要货款,甚至有数十人跑到古镇外海大桥等路口拦停过往车辆,严重影响公共秩序。当时有媒体称,事件原因是顺达老板在澳门豪赌输钱,导致所开支票无法兑现。然而,该事件的背后涉及一个金额高达16亿元的惊天大骗案。这些钱大多被输出到澳门进行赌博,并输得精光。诈骗案主谋为古镇人邓盛堂、区锦明等;而31名受害人中,绝大部分为灯饰行业老板。
    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多次开庭审理,昨天终于告一段落,但尚未对此案作出判决。

豪赌
    【邓盛堂,古镇人,2008年开始在澳门赌场从事“叠码仔”生意。这是澳门赌场一种特有的职业,也即赌场中介人员,工作是寻找客源,鼓励赌客到赌场博彩,以增加赌场收益,自己从中获取佣金。
    博彩是澳门的合法职业。据统计,澳门博彩业纯收入的分配比例如下:40%的收入缴纳政府税,40%的收入付给中介人即“叠码仔”,其余20%归公司所有。而缴纳政府的税金中,70%来自“叠码仔”的“贡献”。
    而事件的始作俑者,是另一名古镇人——区锦明。】

澳门豪赌惊现6亿港币大窟窿
    区锦明自称从2000年开始赌博。当时和几个亲戚及古镇一些规模较大的灯饰厂老板一起玩,主要玩“八张”、“斗牛”等,偶尔也去澳门赌一把。
    2007年,区锦明通过一个浙江朋友介绍认识了邓盛堂。刚开始时,两人只是一起喝茶聊天,再后来,一起玩“八张”、“斗牛”。
    2008年,邓盛堂到澳门做“叠码仔”,区锦明重新办了港澳通行证,两人又常常在澳门相聚。
    区锦明在澳门赌博时,邓盛堂给他提供筹码,一开始的标准为200万-300万港币的标准,后来提高到500万-1000万港币。利用这些钱,区锦明在澳门新天地、永利、新葡京等赌场赌博,结果输多赢少。到2008年中,他已经累计输了2亿多港币。
    此后,区锦明以做生意需要钱为由,向我市一灯饰企业董事长区成标借钱继续赌。这段时间,区锦明手风很顺,用2个多月的时间赢回了3亿多港币,不仅捞回此前输掉的本金,也还掉了几千万元的欠债和利息。
    然而,到了2010年5月,区锦明不但输光了所赢的3亿多元港币,还输掉了6亿多元港币。这些钱,都是通过邓盛堂之手从赌场拿的筹码。
    巨大窟窿急需在短期内填补
    关于邓盛堂和区锦明的关系,两人的说法不一致。
    邓盛堂认为,自己和区锦明的关系是“业务员和客户”的关系。他说,大约在2008年五六月份,区锦明到澳门赌博,就是由邓盛堂为他提供赌资——即由邓盛堂担保提供筹码给区锦明,由区锦明去赌博。如果区锦明赢了,他还掉赌场的筹码,剩下就是自己的利润。如果赌博输了暂时归还不了本金,邓盛堂就会帮忙垫付,这是正常的“叠码仔”的生意。
    但区锦明则认为,自己和邓盛堂的关系是“雇员和老板”的关系。他说,是邓盛堂叫他去澳门赌博,赌资由邓盛堂提供,输赢都算邓盛堂的,并由邓盛堂负担区锦明在澳门的食宿费用。如果赢了钱,邓盛堂会给他一些佣金。至案发时,区锦明承认他从邓盛堂手中收到10万元港币的佣金。
    不管法院最后如何认定邓、区两人的关系,总之,区锦明所赌输的6亿多元港币需要邓盛堂来还。因为根据赌场规定,邓盛堂从赌场担保筹码出来给客人使用,一旦客人输了之后又归还不了本金,或短期内归还不了担保出的酬码本金,邓盛堂就要在15天内先行垫付。

声音
应认定邓盛堂有重大立功表现
    宋勇(本案第一被告人邓盛堂的辩护人、广东邦杰律师事务所律师):邓盛堂向众多受害人借款的用途并非直接参与赌博或请“枪手”代他赌博,他清楚参赌的人最终都是输家,只有经营赌场的人才是最后赢家。邓盛堂提供赌资给区锦明,本质上是从赌场担保筹码出来。在区锦明赢回近4亿港币那个阶段,邓盛堂仍然只收取相应的佣金。
    根据区锦明的供述,结合他用自己的1亿元左右的资金和向他人借款3亿多元来填补拖欠赌场的赌本情况来看,区锦明并非邓盛堂所请的“枪手”,自始至终都是他个人在赌博。邓盛堂之所以不断地借款给他,就是因为一方面要偿还区锦明拖欠赌场的赌本,另一方面资金亏空的窟窿越来越大,他只能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即妄想区锦明时来运转一赌翻身,这么大的资金缺口,靠其他生意或方法是无法挽回的。
    邓盛堂归案后,向办案民警提供了区锦明、孙艺文及侯永松的电话及详细住址,并要求协助抓捕区锦明。虽然几名涉案人员均自行到公安部门接受询问,但不能否认邓盛堂对侦破全案的作用。因此,应认定为重大立功。此外,邓盛堂借款不能清偿最终构成诈骗的行为与一般意义上的诈骗有区别,因为邓盛堂一开始并不存在侵占他人财产的想法,诈骗的主观恶性较小。
    据此,希望合议庭在查明事实基础上,对邓盛堂从轻处罚。

诈骗
    【6亿多元港币的窟窿实在太大,远远超出了邓盛堂的正常调度能力。为此,邓盛堂和区锦明采取了一些不正常的举动:开始是疯狂借贷,寄望于赌场上翻本还账;最后感觉这条路走不通,便进行赤裸裸的诈骗。
    根据公诉机关最后认定的数额,邓盛堂自己亲自从区成标等23人手中“借款”67049.8928万元,通过其姐夫孙艺文之手向区成标等8人“借款”61762.5万元。而区锦明也向区成标等3人借款30640万元。合计诈骗金额为1599140774.91元。共有31位受害人。
    对于这些钱的用途,邓盛堂说,绝大部分提供给区锦明到澳门赌博输掉了(大约有6.5亿元港币),还有1亿多元是请一个邓姓枪手赌博输掉了。邓盛堂自己所“享用”的仅有:花2000多万元在横栏镇蓝珠湾买地盖房子、花400多万元以女友的名义在远洋城买了一套房子、花360多万元买了3辆名牌轿车。】
一灯饰企业折了11亿多元
    记者手中获取的一份“借款明细”显示,区成标一人就借出了116800万元。
    根据区成标在公安部门所做的询问笔录,2008年7月,他通过堂妹认识了邓盛堂。堂妹要他借钱给邓盛堂做生意周转,他就分多次拿出大约1000万元,通过堂妹的手转给邓盛堂。后来,邓盛堂直接找区成标借钱。当时谈好2分或3分利息,但区成标说只是象征性地收取一定的利息。到2009年3月,区成标借给邓盛堂的钱超过1亿元。
    2009年2月的一天,邓盛堂找到区成标,游说区成标到澳门投资赌厅,声称“投资一年下来利润可以翻倍,最少可赚四五千万元人民币。”区锦明也曾帮腔。最后,区成标动了心,还叫上弟弟区成聪一起投资澳门赌厅,这就是所谓的邓盛堂和区成标合作的“国佳理财6”项目——在澳门新濠天地酒店承包了一个洞庭湖赌厅,总投资5000万港币,区成标、区成聪、邓盛堂和区锦明的股份比例为3:2:3:2。
    按邓盛堂的说法,除开业的第一个月亏损500多万元港币外,这个赌厅每月都有400万-900万元港币的利润。邓盛堂也把经营情况向区成标作了汇报,截至2010年7月赌厅关闭,邓盛堂称赌厅共盈利超过2亿港币,但没有一次将利润分给区成标等其他股东,而且,区成标等人的本金也未能收回。因为,这些钱依然被邓盛堂挪作填补区锦明赌输所留下的那个大窟窿。
    但这个赌厅却成了邓盛堂进一步诈骗的道具。如邓盛堂曾向古镇的胡姓夫妇借款1.15亿元本金,许诺5分月息。但后来根本无力偿还这笔借款。邓盛堂还请胡姓夫妇到澳门参观洞庭湖赌厅,并游说赌厅利润可观,要求胡姓夫妇将欠款中的8000万元转化为赌厅的投资款。胡姓夫妇居然同意并签约,结果落了个鸡飞蛋打。
    记者了解到,在本案的31名受害人中,绝大部分都是灯饰行业老板。关于这些钱的用途,区成标这样解释:“我不清楚邓盛堂借我的钱拿来做什么,我曾过问这事,邓盛堂说是借给他人赚取利息。邓盛堂没有向我说过这些钱拿去投资赌博,而且邓盛堂当时还款和给利息都十分准时。”直到2010年8月,他才从区锦明口中得知邓盛堂拿着他的钱请“枪手”到澳门赌博。他去问邓盛堂,邓盛堂却矢口否认。

从“借”到赤裸裸的“骗”
    当借钱越来越困难、催债却越来越紧时,邓盛堂便公然使出了使用假印鉴骗钱的招数。
    据邓盛堂供述,2010年5月,他向古镇人区尧登借了1300万元,后来,一个债主向邓盛堂要债,邓盛堂又向区尧登借了1800万元,邓盛堂第三次向区尧登借钱是2500万元。所有这些钱,邓盛堂只偿还了1000多万元本息。
    2010年6月,邓盛堂又向区尧登借钱,区尧登不愿意。邓盛堂便打出区成标所在灯饰企业的旗号,说是该公司需要资金周转。随后,邓盛堂找人私刻了区成标的私章和该公司的财务章,并把区成标的私章盖在担保人的位置,企图以此为担保向区尧登借钱3800万元。
    幸好区尧登谨慎,他给区成标打电话询问此事,区成标予以否认,这才避免了损失进一步扩大。
    另外,根据公诉书提供的材料,2010年9月,邓盛堂利用在工商银行开设的信用卡,透支人民币本金17万余元和美元600多元;利用在中国银行开设的信用卡,透支人民币本金42万余元。这些钱也被他用于澳门赌博输掉。公诉人认为,邓盛堂明知自己没有偿还能力而恶意透支,并经银行催收3个月后仍不归还,已构成信用卡诈骗罪。

顺达托运有近亿元资金被套
    对于直接引爆这个案件的顺达托运,起诉书中却基本没有涉及,顺达老板蔡伟贞既没有出现在被告人名单上,也没有出现在受害人名单中。
    不过,记者从邓盛堂和区锦明在公安部门做的笔录中仍然发现了蔡伟贞的名字。
    邓盛堂说,从2010年初起,他分多次向蔡伟贞借款约5000万元,许诺的月息是5分到6分。邓盛堂向蔡伟贞出具了借据,但始终没有还款。邓盛堂“出事”后,区成标还替他偿还了蔡伟贞1500万元。
    区锦明的说法是,2008年10月,他向蔡伟贞借了1200万元,蔡伟贞从他的工行卡转入区锦明的工行卡,区锦明又将其转入邓盛堂的工行卡。然后,邓盛堂将款转入一个叫“阿添”的账户中,当区锦明去澳门赌厅赌钱时,就由阿添负责将钱兑换成赌厅的筹码。
    2010年5月后,区锦明又分4次向蔡伟贞借款600万元、600万元、800万元和300万元,其运作程序与上次一样。区锦明许诺支付5分月息,但始终没有还本付息。2010年9月,区锦明统一出具了一张金额为4444万元的借据,换回了其他借据。

偷渡
    【2010年9月28日,该事件终于爆发。邓盛堂预感可能败露,便找到既是被告人又是受害人的侯永松和冯沃坤,要求帮助自己逃匿。2010年12月8日,邓盛堂在偷渡越南路途中被警方抓获。】
偷渡路上被缉拿归案
    侯永松和冯沃坤是同时出现在被告人和受害人名单上仅有的两个人。作为被告人,他们分别被指控犯有运送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和窝藏罪。作为被害人,他们分别被邓盛堂借走(诈骗)了600万元和3000万元。
    2010年9月28日,古镇外海大桥事件爆发。当天,区尧登也向警方举报了邓盛堂的诈骗行为。2010年9月30日,警方正式对此案进行立案调查。邓盛堂预感诈骗行为可能败露,便找到侯永松和冯沃坤,要求其帮助自己逃匿。当晚,冯沃坤驾着小车和侯永松一起将邓盛堂送到云浮市郁南县安置。
    2010年11月,邓盛堂要求侯永松找人帮助其偷渡到越南。侯永松找到人并谈妥20万元的偷渡费用。2010年12月8日,侯永松等将邓盛堂从云浮送到广西梧州市,邓盛堂当即支付给帮助其偷渡者2万元定金,约定余款在偷渡成功后支付。
    当晚7时许,邓盛堂等人在驾车前往东兴市途中被警方抓获归案。此举让邓盛堂多了一个罪名:偷越国(边)境罪。
    据侯永松说,他之所以帮助邓盛堂,是因为如果邓盛堂被捕,他的借款将全泡汤。而邓盛堂也说,如果侯、冯二人帮助其逃脱,他会想办法还他们钱。

庭审
    【公诉机关指控的本案被告人一共有6名,其中,邓盛堂、区锦明、孙艺文被指控犯有诈骗罪,邓盛堂还被认为犯有信用卡诈骗罪和偷越国(边)境罪;胡英豪被指控犯有票据诈骗罪和运送他人偷越国 (边)境罪,侯永松被指控犯有运送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冯沃坤被指控犯有窝藏罪。】
不少受害人不承认自己是受害人
    第一被告人邓盛堂被指控犯有诈骗罪,但是其辩护人指出,根据法律,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本案中,邓盛堂的行为不符合“虚构事实”和“隐瞒真相”的要件,至少对大多数受害人而言,他们十分清楚邓盛堂借钱的目的。事实上,在区锦明赌赢了那段时间,邓盛堂在向某些受害人归还本钱时,受害人还提出不要急着归还,因为有高息可赚。
    在最后陈述阶段,所有的被告人都承认自己有罪,希望法院给予从轻判决。邓盛堂还为自己辜负了那些借款人的信任表示歉意。
    昨天的庭审,有的受害人委托了代理人出庭。其中一位胡姓受害人的代理人、北京市正合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洪武宣读的一份材料提出,单凭邓盛堂和区锦明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实力,不可能借到(诈骗)如此巨款。包括其委托人在内的许多受害人,都相信区成标及其所属企业的信誉,他们在借钱给邓盛堂前都征求过区成标的意见,甚至有的钱直接汇到区成标所属企业或其指定的账户上。
    公诉人认为,不少受害人不承认自己是受害人,是担心可能会影响到在民事诉讼中的索赔诉求。

(记者:◆记者徐兵制图彭晓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717qp.com/niuniuyouxi/wandouniu/20190115/819.html